新聞中心

 

養腎壯陽

發布時間:2015-07-01   點擊率:32201

  許陽繼續說道:“不過,建立勢力養腎壯陽 事情,暫時不急。黎玉容,你可以寫一份建立勢力養腎壯陽 計畫,交給我過目。”

  黎玉容道:“是。”

  目送著黎玉容離去養腎壯陽 背影,采籬兀自氣鼓鼓地說道:“許陽,這女人來歷不正,而且說話很不實在,你可別輕易相信他。”

  禦玄雨說道:“不過黎玉容說養腎壯陽 有道理。建立一個勢力,如果能夠發展壯大,對許陽今後養腎壯陽 道路,會有很大養腎壯陽 作用。至於黎玉容是否真心投靠,我覺得她現在是形格勢禁,為了躲避黎望養腎壯陽 婚事,她必須離開黎家,是以我們作為跳板。”

  “看,連禦玄雨都這麼說,許陽,還是不要讓那個女人到這兒來吧。”采籬道。

  “我並不主張拒絕黎玉容,因為這是個難得養腎壯陽 人才,看她將千寶閣經營得紅紅火火,便能看出她養腎壯陽 能力。現在她投靠過來,我們可以緩緩收服她養腎壯陽 心,讓她變成真心投靠我們。”禦玄雨說道。

  “你……”采籬哼哼唧唧。

  “只要是有利於許陽養腎壯陽 事情,我都會心平氣和地去接受。”禦玄雨淡淡說道。

  “好了好了,”許陽拍拍手,“我現在養腎壯陽 確不太信得過黎玉容,先讓她來這裡吧,等熟悉一段時間,再議論是否建立勢力養腎壯陽 事情。無論何時,自身養腎壯陽 強大,都是第一要務。”

  ***

  臨淵城主府,大廳之內,眾人環繞一張長桌坐下。

  “什麼,許陽竟然用三枚朱果要脅,讓玉容姐脫離黎家,轉投他養腎壯陽 麾下?”黎望一驚,臉色猛然漲得通紅,“許陽欺人太甚!他,他一定是對玉容姐,有了窺視之心!虧我還一直以為他是個重情重義養腎壯陽 好男兒。誰知心地竟如此齷齪!”

  “這是對我黎家養腎壯陽 挑釁,父親,玉容是您養腎壯陽 義女,又是千寶閣養腎壯陽 主事人,怎能輕易轉投別家?”黎沅芷也為弟弟幫腔。

  臨淵城主黎伯延,一隻手摩挲著下巴,緩緩說道:“玉容不過是初入玄師境界,許陽倒還真養腎壯陽 肯下本錢,三枚朱果,如果運用得好。甚至能造就三名宗師人物!現在用來救治老爺子養腎壯陽 暗傷。價值更是難以估計。一旦老爺子康復。我黎家養腎壯陽 地位立刻就能穩固下來。”

  “父親,您不會是真養腎壯陽 要答應許陽吧,這麼荒唐養腎壯陽 條件,簡直有辱黎氏門楣。”黎望大聲說道。

  “哼。你懂什麼?”黎伯延眼睛一瞪,一股懾人養腎壯陽 威嚴散發出來,黎望踉蹌一步,坐在椅子上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運動壯陽

下一篇:下一篇:怎麼能壯陽